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市场 >

第一现场:泰国乡村旅游业拓内需

  8月骄阳下,与泰国记者们下乡走一遭,天天透汗换来对泰国更真实的感受。也发现泰国农村正在发生着与中国相似的变化,发展乡村旅游,开拓内需市场,也为农民开辟了新的致富之路。

  从著名的中南部旅游城市华欣南下110公里,那里有绵长、静谧的海岸线,马涅克和妻子西丽玛看准了这一点,15年前在椰林边的海滩上建起了一个乡村酒店MALAI-ASIA,客人花不了多少钱就可享受在海浪轻拍沙滩声中入睡,推开窗便见红霞满天的海上日出,还可在婆娑的椰树下品尝地道的泰式菜肴。马涅克告诉记者,他们的酒店主要吸引喜欢安静的城里读书人来休息度假,大多住一周至数周,他们还会优惠。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喜欢来度蜜月。一些欧洲旅游者也慕名而来。“酒店的入住率60-80%,中等吧。”马涅克说。土地和酒店总共投资了2500万泰铢(1元人民币约合5泰铢),9年就收回了成本。

  再向南走,我们来到一个渔村,一进村,就看到银色的一排排很长的纱床。这里的家庭银鱼作坊是新向游客开放的参观项目。男人们出海捕鱼,加工海产品的主要是妇女。她们用大笊篱把小银鱼从冰鲜箱中捞出,经清水清洗、开水焯过,就在纱床上晾晒。整个加工过程简单、干净,没有异味,也没有添加剂。这个地区的退休官员通范抓了一把鱼干请记者品尝,鱼干很新鲜,有些发亮。他告诉记者,从渔船上买鲜鱼60泰铢1公斤,加工好的银鱼干180泰铢1公斤,主要出口到中国和日本,很受欢迎。附近就有火车站,运输很方便。说话间,几名参观的泰国记者已经花钱买了好几袋。记者看到这一带的庙宇修得特别高大,通范说,这一带都是渔村,出海捕鱼是有风险的活,这是典型的传统渔村生活。

  这一带也是椰子的主要产地,在一个叫塔普斯干的村子里,记者第一次看到椰壳加工厂。在堆积如山的椰子旁,工人2人一组,在一个插入地下的工具上把椰子外壳一劈为三,中间的内壳放到另一边分别加工。每个工人1分钟可以分离10个椰子。椰子内瓤取出加工食品后,硬壳被加工成木炭,供城里人烧烤等用。外壳被碾压、打散,加工成纤维,打包成90公斤一包。在纤维仓库,加工厂的女老板宽惹介绍说,这些纤维材料可以用来加工床垫和建材板,绿色、环保,主要出口到中国和美国。至此椰子几乎没有废料了。宽惹说,这个工厂建了20年,目前有80名工人,一半本地人,一半缅甸劳工,工人的月平均收入5000泰铢。该厂从附近8个村庄收购椰子,每个8泰铢,加工好的木炭每公斤17泰铢,日产可达3吨,纤维材料则每公斤7泰铢。通范告诉记者,他是本地人,曾经在这个地区的政府工作,退休十几年了,但他想为家乡人多做事,就义务当导游,向城里来的旅游者介绍泰国的农村文化和生活。他说,椰壳加工厂的建立,把椰壳变废为宝,减少了污染,村民收入也年年提高。

  类似的项目,我们还看了海边晒盐场和红树林滩涂拾贝等。同行的泰国旅游杂志女编辑韦楚达告诉记者,这些都是泰国国王倡导的“适度经济”原则和“绿色与幸福社会”目标的内容,提倡保护和发扬泰国民间的传统生产、生活、文化,力求经济、社会、环境和谐及可持续发展。近几年发展比较快的homestay形式,相当于中国的农家乐,则将这些传统生活文化内容更有机地融合在一起。

  在农户巴图家,一进院子他就向我们介绍自家产的竹笋。他有自己的小竹园、香蕉树,饲养着不少土鸡和羊。一家三代5口人,木制的二层小楼收拾得干干净净。他告诉记者,他们村里的农家乐计划开始了4年,目前有7户参加,他家2年前参加,去年入住50人次,最多可住10人(地铺)。500泰铢一位,包3餐。城里人体验一把乡土生活,他的收入也增加了不少。

  在距曼谷较近的龙仔厝府,农家乐项目开展的早,形式更加成熟。在运河附近的兰通,实行民宿和民间工艺农户相组合的方式,如李先生擅长椰子叶编织手工艺,有的人家擅长传统甜品制作,有的擅长民间乐器等。游客可以白天学习参与工艺制作,也可以夜宿民居、就餐,或者参加包括游船的全套内容。根据参与内容有不同的报价,最高一人一天900泰铢。农户们最后分成收入。李先生家住附近,心灵手巧,能用椰树叶编织花篮、草帽、热带鱼等等,但以前这手艺无用武之地,除了务农,他只能参加一些建筑工程等。8年前他参加了这个项目,他很喜欢。他说,不仅可以用上手艺,通过教人编织还可以和各种各样的游客交流,增加了收入,心情也好。说话间,一把椰树叶的玫瑰花在他手里就编好了。他说游客经常顺便买几件作品带回去送朋友,买一件50泰铢,2件80,3件100。看得出来,他有不错的经商艺术。记者到周围的民宿房间转了转,最小的2人一间,最大的16人一间,地铺、蚊帐,公用卫生间,没有空调,但比较干净。记者怀疑泰国城里人能接受这样的住宿条件吗?韦楚达点头说,当然能接受。纯天然,很好啊!我就喜欢。该村项目负责人说,一年他们接待的游客可达3000人。

  城乡差距、城乡矛盾一直是困扰泰国社会的问题,乡村旅游为城乡交流敞开了一扇窗,为农民致富新辟了一条路,为扩大内需多开了一扇门。城里人喜欢,村里人高兴。(人民日报曼谷8月18日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