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美的 >

权威太原地图竟然错误百出

  本报8月2日刊发《两条“永康街”搞晕“老太原”》一文后,市第三人民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刘先生致电本报热线称:此报道所配地图截图上,除“永康街”有问题外,市第三人民医院的位置也明显标错了。

  此地图截图源自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,由国内最权威的地图出版社——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发行,由新华书店经销,书号为ISBN 978-7-5031-8610-3。记者仔细查看后发现,刘先生所述属实。令人吃惊的是,除此之外,这张地图出错的地方实在太多了:桥头街成“桥关街”、寇庄西路成“冠庄西路”、中北大学成“华北科技大学”、山西大剧院成“太原大剧院”……

  根据刘先生反映,记者在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上查找市第三人民医院,发现有两个“市第三人民医院”:一个在双塔西街新建南路东北角,另一个在永康街。经查证,市第三人民医院是原市传染病医院,地址只有一处,在双塔西街新建南路东北角,并无分院,永康街那处标注属错误。

  经仔细查看,记者又发现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上存在的其他错误。由于数量过多,记者将它们归为两类:错名类和错字类。

  先说错名类。地图出现两个“市供电局”、两个“二十一中”和两个“二十中”。“市供电局”是一个过时的称谓,多年前已称“太原供电公司”,其确切位置是在并州北路山西日报社对面,但据地图显示,在五一路国民师范旧址对面,也出现一个“市供电局”,而且并州北路双塔街口两侧的“山西日报社”和“市供电局”的位置正好颠倒;二十一中的正确位置位于小店区寇庄北街26号,而地图显示,北河湾附近又出现一个“二十一中”(应系“二十四中”之误);二十中位于西矿街158号,而地图上同名的另一所“二十中”(应系“三十中”之误)却在天龙大厦北侧水西关南街上;东、西中环路,本以“路”命名,却被称作“街”、小店区青银高速南侧的真武路南段成“西武路”、并州南路狄村北街11号省司法厅成“省司法局”、长风商务区“山西大剧院”成“太原大剧院”、“中北大学”成“华北科技大学”、人民北路19号“中铁17局中心医院”成“铁17局中心医院”、“太原经济技术开发区”成“太原经济开发区”、建设南路190号“山西中医学院附属第三中医院”成“山西中医院第三附医院”……

  再说错字类。“桥头街”竟然被标为“桥关街”、马道坡街“东湖醋园”标为“东湖酷园”、亲贤北街南侧的“寇庄西路”标为“冠庄西路”、古交市芦子足村标为“炉子局”……

  8月8日,记者就此致电中国地图出版社,与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责任编辑王女士取得联系。随后,记者把错误内容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对方。8月9日,王女士回复邮件称:“关于信中反映的部分医院名称位置错误,道路以及学校名称错误等问题,我们在编制过程中参考了百度地图、高德地图,但举其中一个例子作为说明,现在打开电子地图搜索‘市第三人民医院’,仍然可以显示出好几条相关信息,作为非本地人,我们也很难确认总院分院或是错误信息。诸如此类的问题,也请读者给予适当理解。我们非常欢迎读者给我们提供最准确最实用的信息。”

  王女士还表示:“城市地图的出版耗时耗力,目前我国各级城市的道路、单位信息、公交线路变动都很大,我们出版的地图在资料的更新上可能会存在部分滞后的情况,我们也很难在第一时间知晓变动并进行更新,目前主要是根据各大主要门户网站、公众平台及热心读者的反馈进行修正。对于由此带给读者的影响,我们表示歉意。同时希望广大读者能对我们的工作给予适当的理解和支持。欢迎广大读者来电积极提供城市变动信息,让我们的产品做得越来越好,从而让更多的出行者受益。”

  显然,王女士的回复说服力不强,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出现的问题,绝非“很难确认”所致,大多属低级错误。如此多的错误肯定不是“失误”,而是编辑制作人员责任心缺失的表现。

  针对此事,记者致电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地图技术审查中心,全国“问题地图”举报电话设在该中心。听明事由后,该中心工作人员表示:他们只受理地图中出现的重大政治、安全问题,比如国境线划错了、泄露军事秘密等。至于一般性的地图技术和质量问题,比如道路、地点名称错了,点位不准确等,属于民事责任范畴,该中心不予受理,也不会采取处罚措施。他建议记者向山西或太原新闻出版或文化监管等部门举报,如果此出版物不符合出版要求,可以建议取消发行资格等。

  随后,记者就此咨询了省新闻出版局,相关人员表示,出版部门不负责监管地图出版物,此类问题只能找测绘部门。记者又联系到了省测绘局地图编制与测绘成果处,工作人员表示该处只受理政治、涉密方面的错误,其他错误不在其管理范围。

  如此看来,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存在的问题,只能向中国地图出版社编辑制作人员反映。

  8月10日,认真看过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后,本市一位曾多年从事地图编辑工作、现已退休的人士说:“中国地图出版社是国内最权威的地图出版社,非常受各省测绘局尊敬。搞不清这次是怎么回事,他们竟然会出这样的东西。地图应具备精确度和严谨性,从这个角度来说,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就是一张废纸,我对中国地图出版社感到失望!”

  这位人士表示,地图最基本的功能就是承载信息,一张地图应该具备让一个购图者获取正确信息的功能。如果地图出现大量错误,那么地图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。举例而言,这张问题地图会对很多初来太原的外地人造成很大不便,不仅误事,还可能因此造成经济损失。另外,流通错误地图还存在着一种潜在历史性危害,这主要表现在街道名称的错误上。比如“桥头街”成“桥关街”、“寇庄西路”成“冠庄西路”,这些问题如果不及时解决,一旦被收藏流传到后世,很可能会让后人误认为这些街道曾经有过另外一种叫法,以致谬种流传,遗害后人。

  这位人士建议,当务之急,书店应该将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下架,出版社应停止销售问题地图并采取整改措施。

  8月12日,本报刊发《权威太原地图竟然错误百出》一文后,省市新华书店反应迅速,第一时间将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下架停售。昨日,问题地图出版单位——中国地图出版社特意发函本报向读者致歉,承诺将严肃整改,处理相关责任人,并对该社全体地图编辑人员进行质量警示教育。

  昨日上午,中国地图出版集团业务管理中心主任周涛在电线日下午获悉此事后,集团领导层高度重视。作为有几十年历史的地图专业出版社,我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错误。经了解,当事编辑未按照我社制度流程办事。我社规定要求所有编辑人员一旦发现地图有问题,必须第一时间汇报,由社里统一调查处理,收回、销毁问题地图并致歉。而当事编辑却没有及时汇报,一直以个人名义回复太原晚报,此举不妥。集团领导层要求编辑部尽快对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进行全面严格自查、修正,然后再报测绘部门审核,待问题全部改正无误后再报审再版。我们非常赞成山西太原新华书店将问题地图全部下架,不能再把它卖给广大市民。请太原市民和太原晚报相信,我们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!”

  下午5时,中国地图出版社通过电子邮件给本报发来《关于〈太原CITY城市地图〉相关情况的说明》,表示“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确为我社出版物,因责任编辑和编校人员工作责任心缺失,在核查地图现势资料及编校地图时不严谨不细心,导致地图中的一些地名出现差错,给广大读者尤其是太原市民的读图用图造成了诸多不便。对此,我社谨向广大读者表示深深的歉意”。

  经研究,中国地图出版社决定:由发行部门通知所有在售的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全部下架,已购图的读者可以到书店退货,书店的退货费用由该社承担;对读者所指出的地图差错进行核查修改。新版太原地图出版前,该社将邀请太原晚报、太原热心读者和山西地图编制机构参与审核地图;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,对该社全体地图编辑人员进行质量方面的警示教育。

  中国地图出版社承诺:将汲取教训,认真听取各方意见,严肃整改,严格把好地图出版质量关,加强地图编辑队伍建设,为读者提供更多更好的地图产品。

  昨日下午,中国地图出版社(集团)相关负责人专程从北京赶到太原,携准备重新出版的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样稿来到本报编辑部,与热心读者和编辑记者座谈交流,请大家为新地图“把关”。

  座谈刚开始,中国地图出版社(集团)北斗文化传媒公司常务副总编黄晓凤便诚恳地说:“我是来赔礼道歉的,地图出现硬伤是不应该的。此事发生后,集团上下震动很大,读者查出的硬伤那么多,集团当时都不要我们生产部门出面道歉,而是集团出面发函致歉,并且决定把《太原 CITY 城市地图》‘推倒’重来,重走编校流程,还请山西测绘专家进行了审核。改好后的样稿带过来了,请贵报热心读者和编辑记者给把把关!”8月2日,根据“滴滴司机”罗保昌报料,本报刊发《两条“永康街”搞晕“老太原”》一文。随后,市第三人民医院办公室刘铭致电本报称:此报道所配地图截图上,除“永康街”有问题外,市第三人民医院的位置也标错了。此截图源自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发行的《太原CITY城市地图》,由新华书店经销。记者仔细查看后发现,刘先生所述属实。除此之外,这张地图还有其他不少错误:桥头街成“桥关街”、寇庄西路成“冠庄西路”、中北大学成“华北科技大学”、山西大剧院成“太原大剧院”……随后,记者对此深入采访,其间请教过本市专业人士张南都,张先生曾多年从事地图编辑工作,现已退休。8月12日,本报以《权威太原地图竟然错误百出》为题,报道了此事。

  报道刊发后,省市新华书店迅速将问题地图全部下架。8月16日,本报报道了这一进展。8月17日,中国地图出版社(集团)给本报发函致歉,承诺将严肃整改,处理相关责任人。新版太原地图出版前,将邀请太原晚报、热心读者和山西地图编制机构参与审核地图。将汲取教训,严格把好地图出版质量关,为读者提供更多更好的地图产品。

  昨日下午,罗保昌、刘铭和张南都受邀来到本报编辑部,参加了此次座谈。认真看过地图样稿后,罗保昌和刘铭都表示他们当时提出的错误均已改正,且未发现其他问题。专业人士张南都表示,大家之前提出的错误都已改正,总体上改得不错。新图符合出版标准,大体上没有纰漏,应该达到了出版标准。大家认为,地图出错无疑给中国地图出版社减了分,但其之后的表现是加分的,让人很满意。

  【后记】 中国地图出版社先前来函致歉,勇于认错,坚决整改,诚恳溢于字间;昨天相关负责人专程来到本报,与读者和采编人员面对面交流,诚意十足。一前一后,彰显中国地图出版社的格局和胸怀。言出必行,掷地有声;有错能改,精神可嘉!